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田迎人风景油画《长城丽影》(“长城姊妹篇”之一)

内地新闻 时间:2019-07-01 浏览:
作者 彭俐 长城入画,多以雄伟示人,几乎无一例外。 没有例外,就没有艺术。 画家田迎人的作品,总以艺术史范畴的例外、个案、独家、孤品的面目出现,这帧风景油画《长城丽影》就是经典范例。 在一位具有强烈时代感的艺术家的笔下,她的作品势必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。21世纪的长城已经非同以往,正像今日改革开放的中国绝非往昔。那么,和平年代的长城,作为奥运城市北京的长城,当然不必再像以往,像强秦大汉那样剑拔弩张,也不必怒目圆睁地高举烽火,自古军事防御的功能让位于现代艺
作者  彭 俐
   长城入画,多以雄伟示人,几乎无一例外。
 
   没有例外,就没有艺术。
   
     画家田迎人的作品,总以艺术史范畴的“例外”、“个案”、“独家”、“孤品”的面目出现,这帧风景油画《长城丽影》就是经典范例。
 
  
   在一位具有强烈时代感的艺术家的笔下,她的作品势必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。21世纪的长城已经非同以往,正像今日改革开放的中国绝非往昔。那么,和平年代的长城,作为奥运城市北京的长城,当然不必再像以往,像强秦大汉那样剑拔弩张,也不必怒目圆睁地高举烽火,自古军事防御的功能让位于现代艺术审美的体验。数千年间拒人千里的“栅栏”,变成了今天拥抱世界的“臂膀”。那么,画家又该怎样挥动炽热的笔,诗人又该怎样抒发火样的情?!手握长虹总觉色彩不够,饱蘸银河只觉笔墨不浓。
 
   于是,田画家以她特有的迎人的热情彩绘长城,为我们画出了一幅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道万里长城,那是堪称宇宙奇迹的色彩的长城、瑰丽的长城、梦幻的长城、绮丽的长城……她把长城作为建筑美感集于一身、艺术灵光闪烁天穹的旷世杰作来描绘,展现给我们人类驻足地球以来用人工的方式和谐天地、融合大自然、媲美神灵的伟大壮举。只见光影明亮的画面上,天空飘飞着五彩祥云,大地舞动着斑斓的锦缎,就连兴奋状态下的花花草草都各个挺直了细弱的腰杆,枝枝叶叶伸出胜利者的喜悦——“V”型手势。
 
   我们伟大先民建筑于万山之巅的万里长城,其建筑艺术所体现的想像力与创造力惊骇世人。且不说将如此体积庞大的沉重物件,整整齐齐码放在高崖深谷,你只需尝试空手实地上下攀爬一下就能够够体味其工程之无比艰巨。在大胆构思、设计上,或许惟外星人能够有此天外之奇想。此墙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看。因此,我们惯常所见的刚毅、坚忍、粗犷、豪迈之长城图像,具有阳刚之美,如同宋词“豪放派”的豪放,然而,田画家则从女性画家的视角,充分体现出长城建筑的阴柔之美,具有宋词“婉约派”的风情。她将高耸云天的烽火台的“主角”位置,用凹凸有致的“女墙”来代替,我们仿佛看到一串月牙形状的银质项链,高悬在眩目的彩色天穹。没有人曾这样描绘长城,没有人把长城视为一条失落在万花丛中,或者被万花簇拥的表达人间爱意的银项链…………
   
   是的,我们在北京八达岭、居庸关、金山与箭扣见过长城,你也许在嘉峪关或山海关见过长城,更多的人在国画、照片、明信片、电影、纪录片上见过长城,但是,谁曾在一帧如此女性化的风景油画上,见过如此美丽动人、妩媚多姿的长城呢?
 
   伟大的长城出自伟大的民族;美丽的灵魂孕育美丽的艺术。
   
   天才眼中有天才;丽人眼里出丽影。
 
   当这样一幅奇妙的风景油画——《长城丽影》摆在我们面前时,至少有三个美的元素——三个相辅相成、三位一体、不可分割的美的元素,可以供我们细细感受、欣赏、玩味:
   
   第一是长城、第二是油画、第三是画家。
  
   那么,按此逻辑推理,任何一幅画,任何一首诗,任何一支乐曲,即任何一件艺术作品,或曰艺术产品,也都离不开这样一个高标准的标配——美的元素结构、框架、组合:
   
   第一,美学意味的描摹对象;
    
   第二,审美意义上的艺术成品;

   第三,美丽灵魂的拥有者——作者。